脫下口罩後|鄭伊琪

Esquire HK - Desmond Chan
  • 3 May 2022

當口罩小姐冠軍除下口罩,是蘊藏待人發掘的美,還是不清不楚的矇矓比較讓人舒服?鄭伊琪(浩南)除下口罩後,絕對是前者,更美。

脫下口罩後|鄭伊琪

只有一個浩南,係我!

曾經訪問過不少女星,十個佔了八個都希望自己未來的發展方向是拍拍戲、唱唱歌,當個美美的女神。(利申:我認為要走怎樣的路沒有對與錯之分,最重要知道自己擁有甚麼,缺乏甚麼。)浩南只是出道了兩年,已經很清楚自己是怎樣以及要怎樣的藝人,「我覺得自己是傻大姐,一個『有嗰句講嗰句』、話很多而又好像不太令大家討厭的那種藝人。」我想大家聽過浩南想在娛樂圈打滾的方向之後,都會感到意外吧:「我想當一個綜藝類藝人,可以是綜藝節目主持人,亦可以是嘉賓,總之觀眾們就是從我的說話感到快樂。」在觀眾的角度直接點說,就是搞笑藝人。意想不到吧,誰又會想到一個選美冠軍出身的美少女,志願不是要環遊世界宣揚香港文化,「在娛樂圈工作不就是要給大家一個空間去笑一笑嗎?」

脫下口罩後|鄭伊琪

老實說,一個美少女要在螢幕前去搞笑,其實不容易。論放得開的程度,本身的起跑線就一定不及男生,男生可以扮醜、扮咸濕、扮「騎呢」去令你捧腹大笑,反而女生太放又會被人覺得沒有矜持,放得不夠開,又會變得不好笑,尷尷尬尬的。所以我對浩南選擇這條路,是欣賞的,但又為她擔心路不易走。不過她在言談間總是可以傻傻地說出一些令人「笑咗出嚟」的說話,例如我們談到「浩南」這個稱呼,她的回應頗好笑的:「我記得鄭伊健在訪問中都說過,不想大家只記得他是陳浩南,所以『浩南』這個稱呼就由我頂上吧!現在香港只有一個浩南,就是我——女版浩南,哈哈哈……」說罷我們都笑了起來。浩南就是有這種魅力,偶爾會說出一些傻話,如果換轉其他人說,有可能會得罪人,有可能會有人覺得她不經大腦,但由她說,就會如她所言好像不令人討厭,反而幾好笑。「我覺得最重要是心地善良,只要不是出於惡意,不是打算傷害別人,就不會惹人討厭。」浩南解釋她的這個「超能力」。

脫下口罩後|鄭伊琪

她真是選美冠軍嗎?

「記得當年我參加口罩小姐選舉,其實整個節目都有某個口罩品牌贊助的,我們各個參選者都全程戴著這品牌的口罩。而最後我勝出這個比賽,如果你是這個品牌贊助商的話,你會怎樣?」我馬上回答:「送你一萬個口罩,然後麻煩你多多拍照放上網。」她「唉」了一聲:「送不送我口罩都不打緊,我最期待的是這口罩品牌會找我當代言人。口罩小姐冠軍當上口罩代言人,很順理成章吧?怎知我等了又等,反而其他口罩品牌找我當代言人,我都一一婉拒,為的就是等待他們找我,因為對我意義重大。但到今天為止,他們都沒有找我,哈哈。」

脫下口罩後|鄭伊琪

她想了想再說:「可能覺得我們在口罩小姐選舉中已經幫他們戴個夠,已達宣傳效果。」我在想這企圖心也太大了吧,但我知道浩南不是真的介意,只是當笑話一則跟大家分享,笑笑自己而已。「總有很多商業考量的原因。如果ViuTV再舉辦口罩小姐,但不找你這個上屆冠軍露個面,就真是好笑了。」我安慰她說,她也搞笑回應:「我會嬲死ViuTV,令我太無面了吧。」

脫下口罩後|鄭伊琪

她突然話題一轉,問我:「你知道我『被』參選過大閘蟹小姐嗎?」我聽得一頭霧水,「早些年我跟其他女模特兒幫一間大閘蟹公司拍了一些照片,每人拿著一隻大閘蟹拍照。原本說是宣傳照而已,怎知照片面世後被該公司用作『大閘蟹小姐選舉』,就是這樣我都算是一名大閘蟹小姐,哈哈。」她毫不忌諱地把黑歷史拿出來跟大家笑餐飽,當時我在想,選美冠軍不是應該雍容華貴,每句說話後都講句「多謝」的嗎?有佳麗會像浩南這樣放得開,這麼愛逗人笑嗎?可能我被傳統的選美形象囚禁了,是浩南把我釋放了出來,我比較喜歡這樣的選美冠軍。

text by DESMOND CHAN    photo by MAN WAI
styling by ANGUS LUI   hair & makeup by SHIRLEY CHOI
wardrobe by POLO RALPH LAUREN、AMERICAN EAGLE OUTFITTERS

Loading...
YOU MAY LIKE
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
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!!
下篇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