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沈旭暉專欄】愛爾蘭深度遊:去英國化的身份認同,愛爾蘭語能復興嗎?

Esquire HK - 沈旭暉
  • 27 Sep 2022

此刻身在愛爾蘭。這個理應和香港人關係非常密切的國家,不知為什麼,卻一直被香港人嚴重忽略,長期不被放在主流視線範圍之內。愛爾蘭共和國就在英國組成部份的北愛南部,從英國任何大城市飛過去都不用一小時,景點極多、歷史和各種娛樂也很豐富。但如此方便,到愛爾蘭旅遊的香港人,卻從來不及到歐陸的多,更不用說工作和移民。

沈旭暉

說來慚愧,雖然對愛爾蘭歷史很有興趣,也雖然到過超過40個歐洲國家、幾乎集齊全套,這次居然是第一次踏足愛爾蘭本島。然後發短訊給這些年一直聯絡的愛爾蘭駐港領事,還有愛爾蘭裔的多年學術mentor,都是說:我終於來了。假如香港人還有興趣深度遊,無論身在何方,愛爾蘭都是一個很能引發思考的選擇。無論是它那非常血腥的歷史,海外愛爾蘭裔移民與「留下來的人」的關係,乃至愛爾蘭「自古以來」與香港的淵源,每一寸土地、每一個景觀,都可以帶來無窮思考。

沈旭暉

在未來,會在這裏多寫愛爾蘭深度遊的故事。期望有天這裏相遇。不少人潛意識認為愛爾蘭「差不多就是英國一部份」,而以英語作為為最流通語言的歐洲國家,除了英國,就只有愛爾蘭(小島國馬爾他也可以算半個)。不過愛爾蘭政府非常努力提升愛爾蘭語的國際地位,以此強化自己「去英國化」的身份認同。一到步,遊客就會看到官方機構、公共設施無處不在的愛爾蘭語,而且次序一定是「先愛後英」、「上愛下英」。

沈旭暉

不像一去到英國統治的北愛爾蘭,愛爾蘭語只是官方認可的少數族群語言,路牌、官方告示都一律只有英語。但到了北愛的愛爾蘭天主教徒聚居地,本地市議會又會把路牌改成雙語,只是次序是「上英下愛」,可見一舉一動皆政治。愛爾蘭語(Gaelic)源自 Celtic 語系,和威爾斯、英國殘留 Celtic 聚居地康沃爾等地類近。假如全球愛爾蘭裔人都講愛爾蘭語,以愛爾蘭裔的7千至八千萬全球人口(愛爾蘭本土只有700萬人),可以是一大語言。

沈旭暉

然而愛爾蘭語基本上是頻危語言。自從英國幾百年前在愛爾蘭推行「國民教育」,愛爾蘭人能說流利愛爾蘭語的已經越來越少,雖然他們的民族認同非常強,數百年爭取獨立的決心非常堅定,但對保育愛爾蘭語方面,多少有心無力。愛爾蘭獨立後,歷屆政府都努力提高愛爾蘭語地位,並將愛爾蘭語列為學校必修科,又將之成為歐盟官方語言之一,但在日常生活有多少人用,就是另一個問題。

沈旭暉

根據愛爾蘭人口普查,國內以愛爾蘭語為母語(first language)的人,只有大約10萬,佔全國總人口1%多一點,佔全球愛爾蘭裔人口則是0.1%左右。至於能說流利愛爾蘭語的愛爾蘭人(second language),也只有不足200萬,也就是大部份愛爾蘭人,就算在愛爾蘭共和國內,都不大懂愛爾蘭語。日常生活用不著,大概是主因。以愛爾蘭流行文化為例,雖然每次大選都有一場候選人以愛爾蘭語辯論,但選民主要收看的辯論語言,還是英文。而在流行文化,愛爾蘭一線明星、藝人、作家無不以英語寫作為主。例如愛爾蘭殿堂級組合U2的主音Bono,雖然有很強的愛爾蘭身份認同,也有不少歌曲關於愛爾蘭政治、歷史傳世,但也不懂說愛爾蘭語:他曾在一個官方場合遇到英女王,女王以愛爾蘭語和他搭訕,他坦言「完全聽不懂」。

沈旭暉

在愛爾蘭,愛爾蘭語的最大用途,就是被用來當作單字使用,例如監獄是「gaol」,當地人參觀監獄就會說到「gaol」,而國際關係學生會知道愛爾蘭總理有專有名詞「Taoiseach」,諸如此類。但 other than that,用途就很有限;似乎有濃烈愛爾蘭口音的英文,才是愛爾蘭人此刻最強的語言認同所在。但這是否mission impossible?自然不是。以色列立國後,希伯萊語就恢復得很好,以色列電影、音樂都自成一家,而猶太人,從來是所有人的榜樣。

Loading...
YOU MAY LIKE
訂閱Esquire接收最新男士資訊及禮遇
Sign up FOR ESQUIRE_PAPER NOW!!
下篇文章